西峡县桑坪镇 贫困户郑副强的“夜生活”

图为郑副强察在看天麻生长情况

城市头条社会9月5日报道 (章东丽 桑坪镇政府稿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) 处暑才没几天,虽然中午还和夏天没有两样,酷热难当,但太阳刚坠落西山,山风便把暑气压了下去,整个山里便显得凉爽起来。放下碗筷,郑副强一看手机,7点了,连忙带上唱戏机和矿灯,往外走。

妻子撵出门外:“带条被子,外边凉。”郑副强说:“昨天带了,不用。”“那你夜里记着把帘子拉上,林子里蚊子多。”妻子再三叮咛。郑副强笑了:“这事不用你交代。”

郑副强今年55岁了,个头不高,人落显精瘦。他居住的这个地方是西峡县桑坪镇张庄村最偏远的地方,从该镇出发,沿着一个叫九松沟的山沟走了近20里才到张庄村,从张庄村向右折进一个叫龙门沟的山沟,再走10里光景,才见到他居住在亲戚家的家。虽然他们已与去年易地搬迁到集镇安置小区居住,但忙时他还多居住在山里。这不,山上红香菌下来了,这可是个好收入项目,不能放过;种植的天麻正在长个头,嘴馋的野猪鼻子尖闻得见,一立秋,夜里就出来拱吃天麻,得看。前些天他们从集镇回来,白天采摘红香菌,夜晚看野猪。本来夜晚是夫妻俩一起到山上去的,但由于菌子采的多,夜晚得有人在家把它们烘干,所以妻子便留在了家中。

这要在山下,天还亮着,可在山上,由于山和林子的遮挡,四周便显得黑黢黢的。路边的野草开始上露水,湿漉漉的,不知名的小虫子在里边唧唧地叫着。约摸三四十分钟光景,郑副强便来到种天麻的地方——一个不大的山坳里。山坳里长满了山茱萸树,树下便是郑副强种的天麻。山坳南边的斜坡上,有一个用塑料布搭成的简易棚子,里边用木棍绑了张床。郑副强第一件事就是用矿灯把山茱萸树下的天麻窝照看了一边,见上边覆盖的枯树叶还是老样子,便舒出了一口气。

来到棚子前,郑副强冲着大山吆喝了几声,又用矿灯朝四周照了照。夜已经黑定,雪白的灯光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明亮。这是他向野猪发出的信号:今夜有人在这里看着,你们不要来了。忙活一阵后,他把唱戏机挂在棚子前的小树上,打开了快关:“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阵,天波府走出了我保国臣…….”穆桂英的声音使这黑黢黢的山夜不再寂寞。

不是郑副强爱听戏,他是用唱戏机的声音来吓唬野猪的。过去看野猪,他用一截空桶子树当梆子,睡一会儿起来吆喝几声,用木棍敲一阵子。这样一夜得起来无数次,折腾得人睡不好觉。去年,一次夜里实在困,睡过了头,狡猾的野猪进了天麻地,拱开了几窝天麻,让他蒙受了不下千元的收入。第二天,看到白花花野猪未吃完的天麻,他心痛得掉下了眼泪。那次教训后,郑副强便想到了老年人们听戏的唱戏机,买了一台。白天充满电,夜里一连能唱几个钟头,郑副强这才能睡半夜安稳觉。忙完这些,郑副强在棚子前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。

夜很静,除了唱戏机的声音和草丛里小虫子的叫声,没有其他声音。这个时候,是郑副强最惬意的时候,他可以放下一切去想自己的心事。

他过去一家人住在这大山上,离现在居住的亲戚家有三四里,一条羊肠小道和外界相通。交通不便,没有产业,就那一片山坡地,一年忙到头,还顾不住全家人的几张嘴,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,还没钱在山下盖房子。地养活不了一家人,赶集上店不方便,一家人实在在山里住不成,正好住在本组较为集中的地方的亲戚搬到集镇居住,他一家就搬到亲戚家,山上的房子便倒塌了。要不是精准扶贫开始,被评为贫困户,他家到现在还没房子。去年,政府在集镇易地搬迁安置小区给他了一套房子,一家人欢欢喜喜搬了进去。驻村干部老罗和帮扶责任人小赵多次上门鼓励他发展产业,他就利用政府给的扶助金发展中药材天麻种植。他把天麻种在山茱萸树下,山茱萸的树冠可以给天麻遮荫,种天麻又能为山茱萸除草、松土,天麻、山茱萸都长得好。去年,他天麻卖了两万多元,山茱萸卖了一万多元。利用空闲时间养了9笼蜜蜂,收入了8000多元。挖药、采红香菌进项七八千….这连续几个月“三个一”讲评会,由于一家人勤劳能干,都被村脱贫攻坚组授予红旗;昨天,他看野猪来得早,扒开一窝天麻窝上的树叶,一排刚长成形的天麻箭头露出了地面,直愣愣、水灵灵的,喜坏了人……想到这些,郑副强笑了。

夜深了,蚊子开始肆虐,郑副强站起身,抻了个懒腰,

从床头搬下当枕头的那截空桶树,敲了一阵子,又对着山野吆喝了几声。在这空荡荡的夜里,郑副强极力制造出声音,制造出有人的热闹,去吓唬躲藏在老林深处虎视眈眈盯着这里的野猪。野猪鬼机灵着呢,你一不小心,它就会给你一个突然袭击。

郑副强前半夜把看野猪的任务交给了唱戏机,后半夜他不停地起来,发出动静。就这样折腾了一夜,天刚麻麻亮时,郑副强却睡着了。睡梦中猛然听到有响动,以为是野猪来了,他一下子爬了起来,原来天已大亮,妻子送饭来了。郑副强腼腆地笑了笑:“我当是野猪了。”妻子也笑了:“要是野猪你睡得那么香早把天麻拱吃完了——快吃饭吧,吃完了咱们就在山上捡菌子。昨夜露水大,菌子出得好。”

棚子外,放着妻子带来的两个篓子。天空很蓝,山林湿漉漉的,白色的雾气在山间飘荡。郑副强走出棚子,深深吸了口甜丝丝的凉气,感到身上每个毛孔都透出舒服。吃了饭,便和妻子钻进了布满露水的山林。

责任编辑:News_赵小辉 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