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文安县一男子砍死3位村民,行凶前送走妻儿反锁父母

河北省廊坊市孙氏镇孙庄村,一个只有700多人口的小村庄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

村里有五个大姓,宗族亲戚彼此相邻而居,村民彼此人人相识,亲人相称,休戚相关。

然而,10月21日,光天化日之下,31岁的本村男子于某持刀行凶,致村民三死一伤,震惊了整个小山村,也给村民的心里留下深深的伤痛。

行凶前买口罩 送走妻儿反锁父母

10月21日,在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跑出租的老刘接到公司的通知:一文安男子砍人致三死一伤后逃走!公司让老刘这样常跑夜车的司机提高警惕,老刘干脆打算晚上就不出车了。

警方公告:当日上午,犯罪嫌疑人于某对本村村民持刀行凶致三死一伤,后逃离现场。

老刘的手机朋友圈里,一段视频在文安疯传,视频是一段超市的监控翻拍,拍的就是犯罪嫌疑人在超市买东西,视频里有一个女性的声音说:“我跟死亡擦肩而过。”

10月24日,记者辗转联系到视频里这个女性声音的主人,她是万村村口附近一间超市的店主,店主说,根据警方的推算,视频拍摄的时间应该是10月21日当天上午九点多,在于某行凶之前。于某买了一包口罩,店主当时正忙着给别的顾客称鸡蛋,于某语气平静地说:“姐,我把钱放桌上了。”然后就离开了。

买口罩之前,他开车送妻子万婷(化名)和一对儿女回到娘家,娘家就在孙庄村隔壁的万村,他跟妻子说自己要出去干活,就离开了。一位万婷同族的奶奶还说,她看到了万婷下车。

回到村里的于某做了一件事后让村里人觉得意味深长的举动,他将路上遇到的父母带回了家,然后把二老反锁在家里。

不少村里人都向记者提起了反锁这件事,他们似乎认为这是于某有预谋的例证之一。被砍的李大哥妻子说,妻子孩子都送到娘家,父亲母亲都反锁在家,他是不是有意识地让家人避开他将要实施的血腥罪行,是不是要保持自己在家人心中的形象呢?

接连砍死3人 又进入农家行凶

于某砍下第一刀的地方。 本文图片均来自“津云”微信公众号

血腥的暴行就此拉开帷幕,于某开着车,从村子中心那条南北向的小路北头开始,见人就砍,短短几百米的路,他将遇到的45岁的李某、53岁的吴某和69岁的王某全部砍死。

惨案发生的小路

他用刀砍倒的这三位村民,都是他平时叫嫂子、婶子的。据村民说,看到他的残暴行为,村民四散而逃,但他没有停下来,开着车到村子的最南头,那里本来是一所小学校,好在当天是周日,小学校里空无一人,他径直走到了小学校对面的李大哥家。

李大哥家

李大哥家是这条路上唯一没有大门的院子,于某得以直接进门,将刀尖伸向了正在家里的李大哥。李大哥记得:“当时他嘟囔了一句什么,我没听清。”后来于某的刀尖就从李大哥的左耳后砍下,刀痕横过左脸颊,伤口直到左嘴角。

当时家里还有李大哥的10岁儿子,为了保护儿子,李大哥奋起反抗,不久于某见打不过,立即驾车逃走。

凶犯在逃!这样的消息让整个文安县为之恐惧。好在文安的恐惧只持续了不到一天。

记者从据文安警方处得知,2018年10月21日16时,搜索民警在廊沧高速龙街服务区北侧500米高速路西发现犯罪嫌疑人所驾驶的车辆。

弃车逃走的于某没有坚持多久,当晚,犯罪嫌疑人于某于23时许向警方投案自首。

老实人为何犯下如此血案?

这场追逃虽然已经结束,但是血案带来的疑惑和恐惧却没有从这个小村庄离去。跟出租车司机老刘一样不敢出门的人大有人在,大家都在私底下讨论,是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样凶悍的事,是什么样的仇恨才让他走上这样一条路。

根据当地公安机关“平安文安”公众号发布的消息,于某(男,汉族,文安县孙氏镇孙庄村人)有重大作案嫌疑。于某身高1.73米,中等体态,大鼻子,额头较大,颧骨向外凸出,尖下巴,作案时身穿灰色运动上衣、黑裤子、白色旅游鞋,作案后驾驶车牌号冀R6687*的银灰色五菱面包车逃离现场。

10月23日,记者走访了河北省廊坊市孙氏镇孙庄村,在案发的这条没有被硬化的土路上,依然有很多村民在回忆和谈论当时的惨剧。但是说起嫌疑人于某做出这样可怕的行为,村民全都不敢置信,难以理解。

“他特老实,他媳妇也本分。”“我跟他一家子,都没怎么说过话。”在村民的眼里,于某是一个老实腼腆的年轻人,平常打工为生,在村里没什么朋友。就算是他的同学也跟他没太多的交往,不了解他。就连超市老板娘也说他是个和气的人,跟妻子有商有量。

不少村民都斩钉截铁地说,于某不可能跟他砍死的这几个人有仇怨,传言中因为说他闲话的说法也根本不成立。

一位于某的同学说,他听说于某对生活有不满所以才砍人。

有的村民说,他的父亲对他不能坚持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有点不满,觉得他已经30岁,如果总是东家打工,西家打工的难有出息。

据他的老丈人万波(化名)说,生活在一起十年的小两口夫妻感情很好,从来没有因为吵架回过娘家。对老丈人也算恭敬。

据万波了解,以前夫妻俩虽然隔两年换个地方打工,但是两人总是一起跳槽,一起工作,发了工钱直接就交给妻子用来家用,然而今年却并非如此,于某跟妻子分开打工,而且今年一分工钱都没有交给妻子,恰巧就出了事,现在都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出去打工了。

记者询问他是否知道于某的动机,他沉吟半晌表示,于某可能有精神方面的疾病。据他回忆,在于某被捕后,看守所曾要求他购买一些药品送去,他查询得知这些药品治疗的是精神疾病。因此他询问女儿,得知于某曾长期服用此类药物。

伤者在天津治病 急需帮助

10月25日,记者见到了正在天津市一中心医院就诊的李大哥,他作为本案的幸存者,于当天下午转院至天津。

医生的诊断证明书显示,患者因颌面砍伤9小时来该院救治,诊断为,左侧面部多处软组织外伤,上颌窦前壁骨折,左侧颧骨骨折,左侧下颌骨骨折,左侧颞浅动脉断裂,左侧耳后动脉断裂,左侧脸颊外伤,左侧嘴肌外伤,左耳外伤……

李大哥身形高大强壮,如果不是李大哥对于某的阻止,也许还会有更多的伤亡。在跟李大哥搏斗失败后,于某乘车逃走,李大哥立即报警,随后他被送到了文安县医院,医院让其转至天津看病,目前医药费已经花了7到8万元,医生告诉他们很可能进行二次手术,后续还会需要医药费用。

弟弟小李告诉记者说,他们本来就不是富裕家庭,这两年家里总有事儿,先是姐姐喝了百草枯捡回来一条命,后来父亲摔断腿,现在大哥又出了事儿,家里没有存款,靠着他每个月一千元工资实在很困难,目前已经在水滴筹上发起了捐款,已有3万元左右的善款,希望能有更多好心人救助一把。 


责任编辑:News_赵小辉 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